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家援疆 > 援疆人 > 风采

那位维吾尔族大妈突然拥抱了我

2017-06-07 13:13     中国发展网

今天早上,早早地醒来,不自觉地回忆起自己的援疆生活。人开始老是回忆的时候,说明已经老了。我开始回忆自己做援疆医生,说明我一年半的援疆生活,即将结束了。

记忆中,最深刻的,莫过于我刚来新疆工作不久,那一个维吾尔族大妈的出乎意料的,突然的拥抱。

我的援疆工作刚刚开始的时候,这里的病人还没有能够接受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手术,也没有完全接受由我给她们做手术。

古丽62岁,维吾尔族农民,有老慢支病史,因为反复发作的胆囊炎,胆囊结石,在医院择期手术。手术在她坚持下,由她信得过的维吾尔族老主任主刀,采用传统的开腹胆囊切除术。手术很顺利,手术后恢复也很顺利。

我的外科病区有70张床位,当时全住满。每个床位,都有各自的管床医生。作为挂职的科主任,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管理所有的病人。我只能重点看一些重病人,或者住院医生向我汇报的重病人。古丽恢复很顺利,以至于在手术后3天,我不再关注她的病情。

手术后第四天,中午午休后,我回到病房。同事告诉我,中午古丽因为窒息,刚刚抢救过来。

我马上赶到古丽的病床边,听诊发现,古丽的双肺布满了痰鸣音。我意识到,由于古丽的老慢支在手术和麻醉后诱发急性发作,加上因为腹部手术切口的疼痛,导致她不敢咳嗽把痰咳出来,导致痰液堵塞了气管,肺部炎症加重,才会导致窒息。治疗的关键,就在于帮助古丽咳痰,把痰液排出来。

这种排痰,除了使用药物稀化痰液和解除气道痉挛外,最行之有效的手段就是拍背。

交代住院医生给古丽调整药物以后,我马上给古丽拍背,很快古丽咳出了一口又一口粘稠的痰液。她的血氧饱和度很快回升,人也慢慢好起来。

那一天下午,我召集医生护士,在护士台一个一个教他们如何给病人拍背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同事背上练习拍打,直到我满意为止。

那一天下午,每过一个小时,我或者护士就去给古丽拍背。古丽不断地好起来,古丽肺里的痰鸣音也慢慢少去。

那天下午临下班前,古丽已经能够很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愿。她惊魂未定,坚决要求转到阿克苏地区医院去治疗。我通过护士翻译告诉她:“我是浙江来的专家,你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,不要害怕,晚上我会在病房里,保证你的安全!”古丽最终没有转院去阿克苏。

那天晚上,我在病房一直守到1点钟,每隔一小时就给她拍背。见古丽真的没有大碍了,给值班护士和医生,给家属交代了注意事项后,才回到宿舍睡觉。

第二天上班,我和护士轮流给古丽拍背,后来,教会古丽的两个女儿给她拍背。

就这样,古丽一天天好起来,到第三天的时候,她可以在房间里自由行动了。

第六天,古丽要出院了。我走到她所在的病房的时候,她正在房间里走动。

见到我,她就对我叽里咕噜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,我那时候维语不行,根本就听不懂。说着说着,古丽的眼睛红了,眼泪哗啦啦就流了下来。我转头对走廊喊了一声,让住院医生来给我翻译。这时候,古丽扑过来,紧紧地拥抱了我。

这个拥抱,一下子让我手足无措。在援疆前的培训里,我学习了很多维吾尔族的风俗习惯和一些交往的礼节,可是,没有学过,怎么对待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啊。我的手都没地方放,还好,古丽马上放开了我。

好多天以后,我才明白,那个拥抱的含义。古丽把我当做了她的孩子,由衷地感谢我治好了她的病。

现在,我明白, 那是一个发自内心的,超越了语言障碍,超越了民族,超越了宗教信仰的拥抱。如此热情的拥抱,冰山也会为之融化。

【责编: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文章
特别关注
新疆新发展|兵团新发展
魅力新疆
  • 1/3
    热合曼·阿卜都拉:与手工民族乐器对话的人
  • 2/3
    哈萨克牧民:一场美丽而又艰辛的迁徙
  • 3/3
    相约新疆巴里坤
  • 1/3
    新疆摄影:一号冰川
  • 2/3
    新疆昌吉市努尔加大峡谷
  • 3/3
    “天马故乡”新疆昭苏:万马奔腾辽阔草原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