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家援疆 > 援疆人 > 往事

难忘我在新疆莎车的援疆岁月

2017-06-07 13:55     

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位于塔里木盆地南缘,昆仑山北麓。这里土沃水肥,林木成荫,物产富饶,盛产棉花,人口稠密,是拥有63万人口的大县。

1999年6月27日,我作为天津一名援疆干部踏上了西进的征程。我到莎车县后,任副县长,分管对外经济协作工作。三年来,我与莎车百姓朝夕相处,度过了难忘的岁月,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我也经受了锻炼和考验。

1999年8月11日,莎车县境内出现了罕见的特大洪水,其流量达每秒6500立方米。北京时间凌晨4点,县委书记王绍宁同志下达了抗洪命令,全县总动员,县领导都到大坝上组织抗洪。我主动请战,随同王绍宁书记上了抗洪第一线。

站在大坝上,眼前的洪水像脱僵的野马,奔腾着、呼啸着、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大坝随时都有被冲垮的危险,全县63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了严重的威胁。此时此刻的我,忘记了疲劳与饥渴,早已将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,只有一个念头“拼死也要保住堤坝”。解放军官兵大约一个连,接到命令后赶来救援,军民手拉手,肩并肩,用信念和意志,筑起一道道钢铁般的防线。经过两个昼夜的顽强拼搏,洪水终于被制服了,人民的生命财产安然无恙,我也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。

2000年4月,我按照喀什地委和莎车县委的指示,深入基层与维吾尔族老乡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。

我到伯什坎特镇八村开展“三同”,主要工作任务是了解政情、民情和敌社情,更重要的是体验那里百姓的疾苦。

我所住的村里都是维吾尔族老乡,他们都很纯朴、热情。我的房东孜尔普·柯尔姆把最好的房子腾出来让我们住,还把全家唯一的小电视机送到我们的房子里。维吾尔族乡亲们的生活十分艰苦,住的是土坯房,吃的就更差了。他们每天早餐、午餐就是吃馕喝凉水,没有蔬菜,连咸菜都没有,晚上才能吃上一点汤菜。大部分老乡劳动时都不穿鞋袜;村里娃娃的玩具,只是一节树干两头钉上钉子,拧上铁丝,再接上线绳,做成小车拉着跑,哪比得上大都市的孩子们享用着高档的电动玩具。尽管如此,维吾尔族老乡们对共产党,对社会主义有着朴素的热爱之情,他们都非常憎恨那些民族分裂分子,暴力恐怖分子和极端宗教主义分子,希望上级领导能够严惩那些敌对分子,更渴望党和政府帮他们早日脱贫。

通过调查了解,我发现该村的主要问题是缺水、少电。虽然八村有提那孜普河、叶尔羌河,还有依干其水库,但还是不能满足生产使用。由于叶河流量不足,影响发电量。电力不足,机井不能开,也就抽不了地下水,造成恶性循环,灌溉和居民用电都受到影响。我深感责任重大,写了一份详细的调研报告上报县委,企盼能早日解决莎车人民的困苦,为新疆人民尽些微薄之力。

援疆期间,我利用两个春节探亲的机会,从中国农科院、中国种子公司、天津市种子公司等九个科研单位和种子部门,收集到粮、菜、瓜、饲草等100多个优良品种,150多kg,价值数万元,其中部分种子是自己花钱买的。

我带去的种子中,有一个品种是甜高梁,也称糖高梁,是普通粒用高梁的一个变种,产量也差不多,但它的优势在于茎杆。高梁杆经加工后用途很广,既是优良的饲料,又可用来生产糖、糖浆、酒、燃料酒精、纸和纤维板等。2000年县农科所试种了甜高梁,并在县里进行了推广。“甜高梁”经营起来省钱、省力、成本低、效益高,深受欢迎。

《新疆日报》两次报导了我的引种工作。相邻泽普县的领导知道此事后,亲自到莎车接我,帮他们搞规划,设计试验田。我还与原单位天津市种子公司协商,在该县奎巴格镇建立了一个联合试验基地。我回津后,还经常为他们提供优良品种。

如今天津的种子已在新疆的沃土上发芽、生根。我由衷地祝愿天津与新疆人民的友谊之花结出累累硕果,那里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祥和。

(作者赵明系天津市第三批援疆干部、原莎车县副县长)

 
【责编: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特别关注
新疆新发展|兵团新发展
魅力新疆
  • 1/3
    热合曼·阿卜都拉:与手工民族乐器对话的人
  • 2/3
    哈萨克牧民:一场美丽而又艰辛的迁徙
  • 3/3
    相约新疆巴里坤
  • 1/3
    新疆摄影:一号冰川
  • 2/3
    新疆昌吉市努尔加大峡谷
  • 3/3
    “天马故乡”新疆昭苏:万马奔腾辽阔草原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