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苇散文:天池浪柴

2017-06-07 15:53     

沈苇,1965年生于浙江湖州,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,现供职于新疆作协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在瞬间逗留》(1995)、《高处的深渊》(1998)、《我的尘土 我的坦途》(2004),评论集《正午的诗神》(1999)、《柔巴依:塔楼上的晨光》(2006),散文集《新疆词典》(2005),游记《新疆盛宴》(2003)等。获首届鲁迅文学奖、首届天山文艺奖等。

 

生活在天池的哈萨克牧民说:“海南的石头圆溜溜,海北的石头长牙齿”。海南指的是天池南岸,海子的入水口。河道里布满大大小小的卵石,流水的打磨使它们一点点失去棱角。而随处可见的浪柴,则是这里的一道独特景观。

天池浪柴源于上游的大东沟、马鹿沟和吉岩坚沟。每年,洪水挟带着沟里死去或倒下的树木漂流而下,有的搁浅在河道里,有的漂进了天池。从天池南岸到海拔3000米左右的林间谷地,到处可见浪柴的身影。

浪柴中主要有天山云衫、杨树和爬山柏。大自然是一位杰出的雕刻大师,流水的冲刷、太阳的暴晒、石头的推压、风吹雨淋……这些大自然的手法使浪柴有形有状,有模有样,并且千姿百态。有的浪柴拥挤在一起,有的浪柴孤零零地躺在水边,有的浪柴脱皮后变得光洁、精致,有的浪柴腐烂后化为淤泥的一部分。河道里静卧的浪柴,远远看去如同一座露天雕塑博物馆。

 我们将浪柴理解为“浪中的柴火”或“流浪的柴火”。在海南生活的共有7户哈萨克牧民,由于运煤不方便,他们大多以浪柴为燃料,来烧水、煮饭、炖肉。叶利钦是其中一位牧民,平日里,他负责放牧家里的100多只绵羊,拾捡浪柴的活主要由妻子来做。叶利钦说,用浪柴烧的奶茶、炖的羊肉特别香。哈萨克族人称小的浪柴为“窝腾”、大的浪柴为“阿嘎西”。窝腾拾走了,阿嘎西仍留在河道里,似乎成了天池南岸的另一类居民。

天池水洁不爱物。漂浮在天池里的浪柴,由于每日下山风的朝夕吹送,挤挤挨挨在湖泊的北岸和较大的湾子里,形成一道道浮木景观。

据天池管委会介绍,每年打捞的浪柴在25吨以上。这些经过水的浸润与打磨的根、茎、秆、枝、皮等,许多是天然的木雕作品。以前,打捞后散放在岸边,大多当柴火烧掉了。现在人们渐渐发现了它的价值,已经被利用起来,有些摆放在景区,与景观、景点相互映衬;有些成了工艺品、花卉等的底座。

天池管委会的一位负责人说,天池浪柴也是天池的一份旅游资源。以后将用浪柴来做景区的标识标牌,化腐朽为神奇,为天池美丽的风景增加浪柴的元素。上图:巨大的树根留在这里不走了。

    作者:沈苇

【责编: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特别关注
新疆新发展|兵团新发展
魅力新疆
  • 1/3
    热合曼·阿卜都拉:与手工民族乐器对话的人
  • 2/3
    哈萨克牧民:一场美丽而又艰辛的迁徙
  • 3/3
    相约新疆巴里坤
  • 1/3
    新疆摄影:一号冰川
  • 2/3
    新疆昌吉市努尔加大峡谷
  • 3/3
    “天马故乡”新疆昭苏:万马奔腾辽阔草原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