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家援疆 > 援疆人 > 风采

福建援疆干部苏文晖:那条路上三原色

2020-01-07 08:49     国家援疆新闻平台

作者:苏文晖

2017年2月28日下午,当从福州飞来的援疆包机降落在白雪皑皑的地窝堡机场时,我终于确认自己踏上了平生第一次来的新疆土地,也确认了从此开启自己微信公号上备注的“三年援疆路,赓续闽昌情”生活,那时的心情,既兴奋又茫然,兴奋的是来到祖国的最西北,神秘而又神奇的新疆,茫然的是对新疆一无所知,旅游援疆干什么?旅游援疆怎么干?我内心忐忑不安。

走在援疆路上,不知不觉1036个日日夜夜过去了,从了解新疆、熟悉新疆到融入新疆、热爱新疆,我和第七批福建援疆人一样有好奇,有自豪,有喜悦,也有过彷徨和郁闷。但更多的是,我们付出了艰辛,收获了成果。在这条路上,我们有太多的难忘,太多的感动,太多的收获……

旅游援疆,春意盎然。新疆是个好地方,这里有雄奇的山地、广袤的大漠,还有壮美的草原、浩瀚的戈壁,人称“旅游者的天堂”。但初来乍到,旅游援疆工作从哪入手、如何开展,我一筹莫展。

一个多月后,组织“闽疆海丝与陆丝牵手之旅”踩线活动,带着福建的13家重点旅行社推介“环天山千里黄金线”,并组织昌吉州6家主要旅行社与福建同仁对接,疆内外数十家媒体进行报道。天山天池、江布拉克、北庭故城、库木塔格沙漠等景区,无不让福建的资深旅游从业者惊叹不已。一位从业20多年的旅行社业者,深有感慨地对我说,“苏处,新疆有这么好的旅游资源,绝对值得我们去宣传推介。像江布拉克,肯定受摄影爱好者欢迎,我回去后先组织一个离退休干部摄影团来试试”。我顿时领悟,让更多的内地游客到新疆旅游观光,不正是我们旅游援疆人的使命和责任嘛!

自此,在派出单位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厅领导和有关处室的大力支持下,福建援疆人通力协作,海峡旅游博览会、成都国际旅游展、台北观光博览会等都展现了新疆旅游形象资源和产品。《海峡都市报》旅游专刊和微信公号、福建交通广播等媒体刊播出昌吉州旅游专题,东南卫视《食来运转》播出了昌吉州专题12集180分钟,全方位展现了昌吉州的景区和特色美食。福建省有关对口地市组织旅行商来新疆踩线,昌吉州旅游协会、旅行社和福建省市旅游协会、20多家旅行社达成了合作协议,推广新疆旅游资源、招徕游客送疆。16场旅游专项推介会先后在福州、厦门等地陆续展开,新疆美景名扬万里之外的八闽大地。福建援疆经费支持拍摄的美轮美奂的昌吉州旅游宣传片完成,福建旅游专列、旅游包机、自驾游源源不断来到新疆,被自治区表彰为“旅游客源援疆”先进单位,福建旅游援疆工作在自治区会议上交流发言,自治区公布2018年福建入疆游客达65万人次……我想这一切都有我们福建第七批援疆人流下的滴滴汗水。当多年以后,“新疆是个好地方”在八闽大地家喻户晓时,我会自豪回忆起当年的辛勤汗水和不懈努力。

认亲结对,融入真情。根据组织安排,我有了一户哈萨克族亲戚和三户结对挂钩联系户。第一次和亲戚见面前,我心里惴惴不安,和爱人在电话中说,我们从此有了一家哈萨克族亲戚。妹妹名叫库里帕西,是奇台县石河子村刺绣合作社的负责人,也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。第一次到亲戚家是驻村干部陪同去的,哈萨克族特有的热情一下子打消了我的不安和疑虑,库里帕西夫妇把我们领进家里,亲切地喊我哥哥,并烧起了酥油奶茶、摆上各种民族食品,主动聊起自己的刺绣产品和家庭情况。离开前还专门给我准备了一份沉甸甸的礼物,现保存于福建援疆指挥部内,他们夫妇自己刺绣的一对写有“民族团结一家亲,和谐发展一条心”的抱枕和一对刺绣坐垫,我考虑他们可以拿去卖一些钱就推脱不要,他们坚持要我带走并合影留念。

此后,我先后20次到他们家走访或住户,和他们一家人一起学习、生活、劳动,并及时为他们双胞胎女儿申请助学金、奖学金,过年通过微信给她们发点压岁钱等。有两次去刚好是周末,带她们去县新华书店买课外书、吃德克士并买些小孩喜欢的食品。记得第七次去时,我刚下车拿准备好的礼物,因为听到车的声音,他们的双胞胎女儿达娜和沙娜一前一后跑过来抱住我,非常高兴地叫“舅舅,你来了!”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,虽然库里帕西妹妹和艾肯妹夫一开始就叫我哥哥,两个小家伙以前可都是称呼我叔叔啊!回来后和爱人说多了两个外甥女,而且是哈萨克族的外甥女,爱人也挺高兴,说挺好的。

也许正是双方的这种真心换真情,我和库里帕西妹妹一家真正成了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,当若干年后有机会再来新疆时,我一定会再去石河子村看望他们。

思念亲人,隐忍心间。

今年5月的一个周末晚上,几位援疆干部吃腻了牛羊肉,相约到小区门口的川菜馆吃酸菜鱼,在吃饭过程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天,不知道谁先感慨起大家来援疆都不容易,说谁谁谁爱人流产了也没好意思请假回去,某位分指挥长父亲过世最后一面也没见上,某某援疆后有了二胎全靠爱人一个人带,还有带着孩子来援疆的、在入疆报到的飞机上爱人分娩的……一下子好像空气就凝固了。正拿筷子夹菜的我愣住了,虽然忍住没说什么,但一下子想起临行前小妹妹发给我那条“老妈说那么久,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回来”的微信,顿时眼睛湿了。

之前在部队工作了24年,因工作性质要经常出海训练和外地出差,和家人聚少离多已经司空见惯,自以为援疆会比别人心理要强大。可实际上,儿子正在人生最关键的高考阶段,爱人在社区任党总支书记兼主任,工作任务繁重,经常加班加点。援疆前父亲因脑出血曾两次住院,他出院后根本不知道在ICU病房期间谁去探视过,性格也有很大的变化。母亲多年前患重度帕金森症,生活都很难自理。说实话,援疆期间我和父母都是电话语音联络问候,没有过一次视频通话,因为我无法面对他们人在厦门、影像在眼前的场景,更不想让他们看到通话时我自己都不清楚的脸上表情。

去年儿子大学报到,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地在昆明相聚,三天后和爱人在长水机场安检后,挥挥手即分头走向不同方向的登机口,原路分返新疆和福建,看着她远离的背影,其实挺心酸的,一家三口分别在东南、西南、西北成三角形的三地学习、工作,一年只有春节能短暂相聚。说实在,如果说援疆人不想念亲人那是骗人的话、安慰的话。别看平时大家在活动室一起泡茶、打球、健身、打牌,貌似欢乐地有说有笑,可是夜深人静时总是想起八千里外的父母、妻儿,感到自责自疚、难以入寐,有休息不上班时,也会一个人猫在宿舍里,一包烟,一杯茶,一首怀旧音乐,在那静静地发呆。但每当想起自己2017年1月17日在福建省旅游局处室负责人述职述廉大会上,那段“到新的岗位后努力把握中央治疆方略和新疆工作的方针政策,继续保持24年党龄和24年军龄的共产党员优良作风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,坚决做到锐意进取、恪尽职守、兢兢业业、守住底线,决不辜负局党组、局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与期望”的表态,作为一名援疆人,理所应当和新疆广大干部职工一起付出艰辛努力,为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作出自己的贡献。

援疆有归期,真情无句号。虽然八闽大地与天山北麓相隔千山万水,但我相信我们福建第七批援疆人会继续当好第二故乡的“儿子娃娃”。我知道,今后自己不论身在何处,新疆都会时时刻刻牵动我的心、拨动我的情、融动我的梦,当脑海中出现博格达峰的白雪皑皑、天山山脉的苍翠雪松、江布拉克的金色麦浪,还有屯河边上那耀眼的“皮芽子”建筑,我丝毫不会意外,因为这是我工作过的地方、生活过的地方一个寓意“昌盛吉祥”的地方!因为今后,可以自豪地说,“我们是福建的新疆人”!

(作者:苏文晖,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副局长。)

 

【责编:高潮】
原标题:福建援疆干部苏文晖:那条路上三原色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文章